【戀人絮語】台灣藝術攝影師 ─ 3cm

戀人絮語 ─ 觀後系列,咀嚼詩詞後延伸出圖像。

11216237_943608162372602_3711134059980806775_n

<難以言傳的愛>

要想寫愛情,那就意味著和言語的混沌發生衝突:在愛情這個癡迷的國度裡,言語是既過度又過少,過份(由於自我無限地膨脹,由於情感氾濫)而又貧乏(由於種種規約、慣例的層次,使它變得平庸)。

文/羅蘭.巴特 Roland Barthes《戀人絮語》

 

 

 

 

12294909_941880355878716_901967346145215473_n

<我愛你>

我可以連日連夜地說「我—愛—你」,而卻無法真的去「我—愛—她」:我不想僅僅用一個句式,一句表白,一種腔調打發對方(說「我—愛—你」的潛在動機是加個稱呼:加一個名字:「阿里安,我愛你」,狄俄尼索斯說)。

文/羅蘭.巴特 Roland Barthes《戀人絮語》

 

 

 

 

12249755_936328046433947_101158145327d7529464_n

<我愛你>

我可以連日連夜地說「我—愛—你」,而卻無法真的去「我—愛—她」:我不想僅僅用一個句式,一句表白,一種腔調打發對方(說「我—愛—你」的潛在動機是加個稱呼:加一個名字:「阿里安,我愛你」,狄俄尼索斯說)。

文/羅蘭.巴特 Roland Barthes《戀人絮語》

 

 

 

 

12243424_939486582784760_8939428249939315534_n

<就是這樣>

戀人老是想給對方下定義,又苦於無從對付這個定義的種種不穩定因素,於是幻想得到某種奢智,以便能恰如其分地把握對方,而無需借助任何形容詞。

文/羅蘭.巴特 Roland Barthes《戀人絮語》

 

 

 

 

12191014_931590363574382_4914715397376484753_n

<就是這樣>2

戀人老是想給對方下定義,又苦於無從對付這個定義的種種不穩定因素,於是幻想得到某種奢智,以便能恰如其分地把握對方,而無需借助任何形容詞。

文/羅蘭.巴特 Roland Barthes《戀人絮語》

 

 

 

 

12274421_937924492940969_5421422763922534686_n

<無類>

我的大半創傷都因俗套造成,我不得不像大家一樣把自己弄成個戀人:妒忌,感覺被遺棄,感到受挫,跟別人沒什麼兩樣。可一旦碰到獨特的關係時,俗套就動搖了,它被超越,被瓦解,而諸如妒忌什麼在這沒有界定,說不清道不明 —— 無法陳述 —— 的關係中也就無從立足了。

文/羅蘭.巴特 Roland Barthes《戀人絮語》

 

 

 

 

13010806_1018984978168253_2176522612825124356_n

<無類>2

我的大半創傷都因俗套造成,我不得不像大家一樣把自己弄成個戀人:妒忌,感覺被遺棄,感到受挫,跟別人沒什麼兩樣。可一旦碰到獨特的關係時,俗套就動搖了,它被超越,被瓦解,而諸如妒忌什麼在這沒有界定,說不清道不明 —— 無法陳述 —— 的關係中也就無從立足了。

文/羅蘭.巴特,《戀人絮語》(1977)
Roland Barthes, 《Fragments d’un discourse amoureux》(1977)

 

 

 

 

12246784_937157953017623_5202224278064899920_n

<情書>

一個人要是接受了通信交流中的「不公平」,情願不停地喃喃低語而不管是否有沒有應答,那他就有一定的自主權,一種母親的自主權(指可以隨意憑想像「生育」出對方的形像)。

文/羅蘭.巴特 Roland Barthes《戀人絮語》

 

 

 

 

12246715_935130613220357_3655509691882139720_n

<情書>2

一個人要是接受了通信交流中的「不公平」,情願不停地喃喃低語而不管是否有沒有應答,那他就有一定的自主權,一種母親的自主權(指可以隨意憑想像「生育」出對方的形像)。

文/羅蘭.巴特 Roland Barthes《戀人絮語》

 

 

 

 

12439152_959757407424344_1383308274961389767_n

<我沉醉了,我屈從了…>
身心沉浸。戀人在絕望或滿足時的一種身不由己的強烈感受。

文/羅蘭.巴特,《戀人絮語》(1977)
Roland Barthes, 《Fragments d’un discourse amoureux》(1977)

 

 

 

 

12799087_994860307247387_208369837069539095_n

<切膚之痛>
這是戀人特有的敏感性;這就使他變得脆弱,經不起最輕微的傷害。

文/羅蘭.巴特,《戀人絮語》(1977)
Roland Barthes, 《Fragments d’un discourse amoureux》(1977)

 

 

 

 

14292254_1131276530272430_1833459792861063871_n

<災難>

在劇烈的發作過程中,由於戀人感覺到戀愛境界猶如一條死胡同,一個他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陷阱,他寧可毀滅自己。

文/羅蘭.巴特,《戀人絮語》(1977)
Roland Barthes, 《Fragments d’un discourse amoureux》(1977)

 

 

 

3cm(Yung Cheng Lin):Facebookflickr

.0
Astronaut

本文作者Astronaut

星球上的資源,永遠都有小編耕耘著......了解更多

.0
好喜歡這篇文章,我要收藏!
他們也收藏了本篇文章
 

本文禁止轉載!如有任何疑問請與我們連絡。

我們極度重視且積極提升每一篇文章的質量與正確性,若各界人士發現本文有任何錯誤、違法、侵權,歡迎回報問題,我們非常珍惜每個回饋,讓星球資源更美好。